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奔驰赌场 > 雷吉纳 > 雷吉纳

6日进行的亚洲盲人足球锦标赛决赛当中

浏览次数: 发表时间:2019-10-11
据中国之声报道,在6日进行的亚洲盲人足球锦标赛决赛当中,
中国队1比0击败伊朗获得冠军。
这次比赛也是东京残奥会的预选赛,除了自动晋级的东道主日本之外,
亚洲只有两个名额。
 
亚洲冠军中国队也就顺利地拿到了东京残奥会的入场券。
 
中国盲人足球队第六次站上亚洲之巅
 
亚洲盲人足球锦标赛在泰国进行了决赛的争夺,
最终中国队1-0战胜伊朗队。
中国队第六次获得亚洲锦标赛冠军。
中国队和伊朗队在本次比赛中均未尝败绩。
 
半决赛中,伊朗队3-2战胜东道主泰国,而中国队则通过点球大战,
以5-4的总比分淘汰了日本队。
决赛场上双方踢得十分胶着,上半场尾声阶段,
中国队通过左侧角球机会打入一球。
 
带着1-0的领先优势进入下半场。
易边再战双方拼抢依旧激烈,比赛中,中国队队员在突破时受伤倒地,
最后被担架抬出了场外。
最终中国队以1-0获得了胜利。
 
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成立于2006年。
但是,
这支年轻的队伍却是成绩斐然:
2008年北京残奥会亚军、2010年世锦赛季军,
世界排名第三。
而加上本次夺冠,中国盲人足球队更是已经第六次站上亚洲之巅,
可以说是称霸亚洲、世界一流。
 
除了赞叹这样的成绩,感慨原来中国足球也有世界一流的领域,
恐怕大家更想知道盲人究竟是怎么踢足球的?在人的各种知觉当中,
踢足球按说最离不开的就是视觉看不见球踢什么?看不见球门往哪射?看不见队友朝哪传?关键是,
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中国盲人足球队到底是怎么踢成世界强队的?带着这些疑问,
央广记者专访了中国残疾人体管中心竟训二部副部长莫扎湃、盲人男足队员刘猛。
 
盲人足球内有铃铛,并有引导人语言指挥,
盲人靠听声辨位
 
刘猛毕业于昆明市盲哑学校
在场上司职后卫先天全盲的他选择了足球项目,
幸运的是足球也选择了他,在当晚的夺冠时刻,
 
他激动地心情溢于言表:
“跟日本点球的时候也进了一个球
在进攻线在防守线上也是自己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能在异国他乡奏响我们的国歌让我们五星红旗飘起来,
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莫扎湃是中国残疾人体管中心竟训二部副部长,
负责足球篮球项目据他介绍,参加盲人足球比赛的球员,
除了守门员看得见外其他队员视力伤残程度都为B1级(双眼无光感,
或仅有光感但在任何距离、任何方向均不能辨认手的形状)。
 
为了保证比赛的绝对公平,防止有人作弊,所以每一个球员都必须戴眼罩。
比赛当中有球员摸眼罩,
将会被视为犯规:
“他是完全的盲人,
我们有的队员甚至是眼球摘除的。
也有这样的队员,就是他是完全没有光感的才能提盲人足球。
 
他可能跟其他的盲人项目不太一样,有的低视力可以搞别的项目,
但是我们这个项目就是要全盲分级比较B1最重的级别。”
 
对于盲人而言,他们生活工作中排名第一的感官是听觉,
接下来是触觉。
电视画面中,梅西连续踩单车过人、C罗禁区内上演惊天倒钩,
这些描述足球的华丽辞藻在盲人球员脑海中从不会出现,
他们踢的足球——更多的是对音色、声音位置的判断。
 
引导员则是他们场外的“眼睛”。
 
这个球场是按照健全人五人制的,球场是同样的,
但是我们的足球里面是有铃铛的通过铃铛就球的转动,
铃铛的响动队员会知道球在哪,然后对方的球门会有我们的一个引导员,
然后我们还会有教练通过两人用语言上的指挥来调动球员打球。
 
盲人足球是高危运动,队员经常相撞,克服恐惧更重要
 
即便场上有引导员、守门员的指挥,
队友之间有声音交流但盲人足球依旧是高危运动,
比赛中队员经常迎面相撞血流满面,但一部分是意外,
 
一部分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我们队员舍弃自己
当时两名伊朗运动员夹击奋不顾身迎面撞过去,
结果眼角撕裂因为在足球运动中,这也是常见的,
就是为了流了不少鲜血为国家。
 
队员被抬下场,医生过来问,他可以休息了,
可以不参加。
这个队员还是奋战到了最后一刻,他只有一句话就是我要上场,
会有时候对拼的意志品质我们队员现在下了场之后,
下眼袋还是淤青状态的。”
 
当下,许多公司团建也会选择盲人足球,
当普通人戴上眼罩明明知道只有一块平地,
但你的脑海中:
时时刻刻前方都诞生着万丈深渊。
这是我们每个人戴上眼罩都会有的生理反应。
这时候信任就变得无比重要。
 
中国盲人足球队的队员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为了祖国的荣誉,
怀着对胜利的追求聚集在一起。
可以想象他们初见的场景,刘猛回忆自己刚刚踏进球场每个人都战战兢兢,
 
时刻像一只惊弓之鸟:
“我加入了盲人足球队
然后刚开始进队的时候也有受伤然后碰撞也有,
(这是)所有残疾运动员、盲人足球运动员都有的
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害怕不敢跑。
 
这些问题通过教练一次一次的符号,透过老队员一次一次的教诲,
我觉得现在还是都克服了。”
 
盲人最怕去到陌生的地方;而足球比赛最大的特点,
就是不停在不同国家的不同场地举行比赛。
不停切换比赛场所,盲人球员毫无安全感可言。
不同的场地、不同的对手,对于盲人球员来说都是噩梦。
 
陌生,是他们安全感和自信的绞刑架。
在陌生的场地、陌生的人群当中每迈出一步,
他们都需要克服内心的恐惧。
 
缺少了眼观六路,盲人球员是能够依靠耳听八方,
踢球实际上变成了一种声音运动。
听音辨球、辨方位、辨速度成为每个盲人足球运动员必须掌握的技能。
而在实际训练当中,盲人球员最大的帮手是触觉——他们不可能“听见”教练给他们示范的动作要领。
 
球员需要用双手摸着教练,很多遍之后才能感知到,
教练全身各个部位的发力和动作幅度。
备战亚锦赛时,郎平带领女排再获世界第一,
 
这也让他们再次感受到了鼓舞:
“当时适逢国庆
郎平郎指导有一句话在抖音上传得很开我们一直最感动郎指导抖音的那几句话队员几乎天天晚上都在听。
 
我们也是深刻学习了国家女排精神,通过她们的精神来激励我们。
既然我们穿着带国旗的衣服代表中国参赛,我们就不能屈居第二,
我们要把我们最后一口气儿顶上去也要把这个比赛拿下来。
虽然我们是残疾人,但我们也是国字号的球队,
我们也是胸前飘扬着国旗的球队。”
 
中国队在半决赛战胜日本后也顺利地拿到了东京残奥会的入场券,
回国之后的短暂调整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将进入奥运会的备战阶段。
这一届的国家队最好的成绩是在去年马德里世界杯上获得季军,
排名也稳定在世界第三位。
 
期待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能够再创佳绩、绽放东京。